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银行

关于人民币纳入SDR篮子的三大误读

2018-07-26 15:22:26

关于人民币纳入SDR篮子的三大误读

一、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水到渠成

创造SDR是为了弥补国际储备货币的不足,新货币加入SDR的要求是该货币有利于提升SDR的吸引力。基金组织评估新货币能否纳入SDR的关键指标有两类,一是出口的国际市场份额,二是自由使用货币。人民币在2010年上次评估时已经达标出口国际市场份额标准,2015年中国的出口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提高,人民币是否纳入SDR的关键是 自由使用标准。

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采取了量化方式考察了人民币的可自由使用程度,以此作为人民币是否纳入SDR的参考依据。可自由使用包括了国际经济交易中的广泛使用和国际外汇市场交易中的广泛使用两方面内容。

国际经济交易中的广泛使用程度主要体现为以下三个指标:1,人民币在官方外汇资产中的比重;根据基金组织的调查,38个国家报告在官方外汇资产中持有人民币资产,占全部官方外汇资产的1.1%(排名第7位)。

2,国际银行业负债;国际清算银行最新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人民币计价的国际银行存款占全部存款的1.9%(排名第5位)。

3,未清偿的人民币国际债券;人民币计价国际债券在2015年1季度占全部国际债券的0.6%(排名第8位),2010年这个比重是0.1%,中国在这个指标上尽管目前水平不高但是近年来在快速提升。

除了上述三个主要指标,其他辅助参考指标还包括:1,新发行国际债券;国际清算银行统计人民币计价新发行国际债券份额是1.4%(排名第6位)。2,SWIFT跨境结算;2014年2季度到2015年1季度的人民币跨境结算份额是1%(排名第8位)。3,SWIFT贸易融资;2015年1季度人民币计价的信用证份额是3.8%(排名第3位)。

国际外汇市场交易中的广泛使用的主要体现是该货币的在外汇市场中的交易量。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显示人民币的外汇市场交易规模在全部外汇市场交易规模中的占比从2010年的0.4%(平均日交易340亿美元)上升到2015年的1

关于人民币纳入SDR篮子的三大误读

.1%(平均日交易1200亿美元)。人民币的外汇交易主要在亚洲地区,在欧洲和北美地区也在快速增长。

基于以上指标可以看到,人民币除了具有中国经济国力优势和出口市场份额优势,在可自由使用程度也接近了现有SDR篮子货币,且可自由使用程度处于快速提升通道。

基于以上背景,再加上中国官方的多方努力和国际组织的积极配合,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水到渠成。

人民币加入SDR也是习近平主席与多个国家元首共同直接洽谈的结果。习主席今年与美国总统奥巴马、英国首相卡梅伦、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洽谈时,以及出席G20峰会、金砖国家领导人非正式会晤时,都谈到了SDR,并且与各国元首达成了共识,得到了各国对人民币加入SDR的支持。

二、人民币加入SDR的收益

人民币纳入SDR有利于提升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有助于IMF的改革和发展,符合全体IMF成员国的利益,也有助于完善现有的国际货币体系。SDR将因为人民币的加入而呈现更加稳定的价值,更具吸引力。基金组织所有成员国拓宽了获取储备货币的新渠道,拓宽了储备货币资产投资的币种和投资工具的选择余地。如果人民币在国际社会得到更广泛使用,国际货币体系将呈现更多元化的格局,克服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根本缺陷。

人民币纳入SDR有利于提升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可和使用,提高人民币国际化水平。人民币纳入SDR篮子货币,同时带来的是基金组织及其背后成员国组织对人民币国际地位的认可和背书。这一方面会增加人民币对于中央银行类机构(包括境外中央银行、货币当局、其他官方储备管理机构、国际金融组织以及主权财富基金)的吸引力,另一方面也会增加人民币对于非官方部门的吸引力。在中国对外贸易和投资等涉外经济往来中,人民币被接受程度将会提高。在第三国之间的涉外经济往来当中,人民币将成为新的备选使用货币。

人民币纳入SDR有利于使用人民币服务一带一路战略。在一带一路战略涉及的投资和商贸往来当中,使用人民币作为计价和结算货币始终面临着对方接受和欢迎程度的问题。人民币纳入SDR以后,人民币被国际社会定义为自由使用货币,人民币被接受的程度提高,对于推进一带一路项目开展也提供了更便利条件。

人民币纳入SDR短期内有助于缓解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净流出压力,但不宜高估这方面的影响。人民币纳入SDR后,会增加中央银行类机构和国际组织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有些需求是出于多元化外汇储备的资产币种和投资工具,有些需求是出于规避SDR汇率风险(主要针对那些有SDR负债或者代管中央银行类机构的外汇储备资产管理)。剔除中国以后的国际外汇储备规模大概7.5万亿美元,人民币加入SDR后,假定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比重从1%上升到3%,这会带来对人民币资产1500亿美元的需求,有助于缓解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净流出压力。但是,不宜高估这方面影响。中央银行类机构和国际组织并不必然马上增持人民币资产。市场不断质疑当前由货币当局主导的汇率水平是否合理,贬值预期和资本外流也由此而生。化解人民币贬值预期和资本外逃压力的最好办法是采取更富有弹性的浮动汇率,让市场化的汇率价格杠杆自发地调节资本外流,化解贬值预期。

三、人民币加入SDR的压力和

货币国际化程度提高是柄双刃剑。从美元作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的经验看,成为国际主要储备货币带来的并不都是收益,也有压力和负担。美国经济稳定就在不断遭受短期内大量美元回流带来的冲击,上世纪80年代的石油美元回流美国和随之而来的拉美债务危机,给美国银行业带来了巨大冲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美国的房地产泡沫和经济过热背后,大量境外资本购买美元计价资产和由此带来的低利率是重要诱因。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提高,人民币资金回流也会成为中国宏观经济稳定面临的新的冲击源,这在货币国际化进程中不可避免。

人民币加入SDR意味着对外开放的承诺和国际。就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本身而言,基金组织对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人民币国际化措施、资本项目开放方面没有进一步要求。但是人民币纳入SDR以后,人民币在上述几个方面较现在水平不应该有明显的回撤。回撤意味着人民币可能不再符合SDR篮子货币标准。这对中国经济将是巨大声誉损失和利益损失。人民币纳入SDR后,国际投资者对于人民币的关注度更高,利益融合更紧密。这对中国的政府治理能力、法治建设以及政策透明度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四、澄清对人民币加入SDR的误读

其次,人民币加入SDR不完全取决于中国,这是国际社会对中国的经济发展、金融体制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成绩的认可,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动邀请,中方私底下并没有任何承诺。因此,我们需要警惕并澄清两种思维误区,一是阴谋论,即人民币加入SDR,等于成为国际主流货币,因此需要承担更多的和义务,如开放资本账户等;另一种是挑战论,即人民币接下来就是要挑战美国独大的国际货币体系。

最后,政府应合理把握宣传的尺度。人民币加入SDR是一件专业性很强的事情,不宜变成一场媒体盛宴,应合理把握其中的尺度。此外,无论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还是人民币加入SDR,都应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不应将这一过程鼓吹成挑战、取代其他主要国际货币地位的过程,也不应成为推翻现有国际货币体系的过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