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宏观

铁道部改革牵动各方利益过激或将危及铁路安

2018-12-17 17:10:37

铁道部改革牵动各方利益 过激或将危及铁路安全

中国铁路总公司挂牌成立,18个铁路局(公司)组建区域公司方案尚未公布。

“铁道部改革核心在政企分开,但是改革的方式要保证稳定。”3月27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综合运输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坤向本报表示,截至目前,“国家铁路局”的牌子尚未挂出,原铁道部拆分成“国家铁路局”与“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工作尚未理顺,18个地方铁路局(公司)改制成公司化模式至少需要一至两年时间。

李坤认为,按照国家铁道部改革的思路,在地方铁路局中,原广州铁路局率先组建公司模式,成立广州铁路(集团)公司,以公司化的方式运作,曾经是地方铁路局改革的试点。3月27日,广州铁路(集团)公司旗下、国内唯一在A股、港股、美股上市的铁路公司——广深铁路()发布财报,2012年实现净利润13.19亿元。

“铁道部改革,必须坚持集中统一指挥。”3月27日,一位地方铁路局基层管理人士向本报表示,此次改革牵动各方利益,如果改革过激过快,势必危及到铁路安全。

地方局改革尚未启动

组建7大区域公司的方案目前仍不知最终是否会实施

“16个地方铁路局都得摘牌,换成公司化运作。”知情人士向本报表示,现在只有广州铁路(集团)公司、青藏公司不用变更。

3月14日,国务院批复同意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原铁道部部长盛光祖作为中国铁路总公司法定代表人,并出任总经理兼党组书记。

新组建的中国铁路总公司注册资金10360亿元,以铁路客货运输服务为主业,实行多元化经营。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披露,原铁道部相关资产、负债和人员划入中国铁路总公司,将原铁道部对所属18个铁路局(含广州铁路集团公司、青藏铁路公司)、3个专业运输公司及其他企业的权益作为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国有资本。

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国有资产收益,应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执行,历史债务问题没有解决前,国家对公司暂不征收国有资产收益。在保证有关企业合法权益和自身发展需要的前提下,公司可集中部分国有资产收益,由公司用于再投入和结构调整。

“国家铁路局是副部级,而中国铁路总公司行政级别未定。”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首先原来铁道部分拆就会面临人员分配,事关个人利益,这是最大的难题。而按照原来改革中的一个方案,16个地方铁路公司、广州铁路(集团)公司、青藏公司组建成7大区域公司:东北铁路集团公司、华东铁路集团公司、华中铁路集团公司、华南铁路集团公司、西南铁路集团公司、西北铁路集团公司、华北铁路集团公司,但不知该方案最终是否会实施。

李坤认为,目前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尚未完全理清工作,原铁道部分拆的行政职能的“国家铁路局”需划拨至交通运输部,但是中国铁路总公司成立13天以来,“国家铁路局”依旧尚未挂牌。中国铁路总公司外部问题尚未处理清楚,而不管是区域公司划分,还是客运、货运公司分离,都是内部的管理问题。而地方18个铁路局(公司)的重新划分,也重新牵动大量人员。

“地方铁路局目前就是基层运营单位,中国铁路总公司短时间内不会再次有大动作。”李坤表示,或需要一到两年以后才开始启动,铁道部改革是一个宏大的工程,需要在平稳的状况下完成。

多个地方铁路局内部人士也向本报证实,现在地方铁路局的牌子也尚未更换,铁道部改革尚未推进至地方铁路局。

一位地方铁路局基层管理人士向本报表示:“铁道部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国铁路总公司尚在调整之中,监督管理地方铁路局的日常安全生产就可能有所放松。如果这个时候启动地方铁路局的改革,势必涉及到人员安置和职位的调整,利益的重新分配,当事者谁还有心思去抓安全生产、运输组织?”

广铁集团试探

广铁集团具有试点意义,但可借鉴的改革经验有限

李坤认为,广铁集团具有试点意义,但是在如今铁道部改革的框架下,广铁集团可借鉴的改革经验有限。

1993年2月,广州铁路局率先变革为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该公司主要管辖广东、湖南、海南三省铁路,总营业里程6519公里,其中高速铁路及城际铁路1449公里。

广铁集团将建设单位、运营公司有效分开,并率先采用了母子公司模式。公司设置派出机构4个,直属单位33个,工程建设指挥部10个,拥有8个运营合资公司——广深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广梅汕铁路有限公司、广东三茂铁路股份有限公司、石长铁路有限公司、粤海铁路有限公司、深圳平南铁路有限公司、广东广珠城际轨道交通有限公司、海南东环铁路有限公司,另有10个在建合资公司,此外还运营旅游、广告等36家非运输企业。

此外,广铁集团创建了国内第一家股份制运输企业——广深铁路。广深铁路1996年在香港和纽约成功上市,2006年12月22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A股,他成为铁路系统目前唯一一家在内地、香港和纽约三地挂牌上市的股份制企业。

广铁集团拥有较大的自主权,自主决定人事管理、员工报酬、内部机构设置、生产布局安排、外贸、资金使用、部分运输产品价格等。

早在2002年,广铁集团就开始实行价格浮动制;2010年6月,广铁集团旗下广州和深圳之间的城际铁路动车组涨价。不过,面对铁道部改革后的定价权问题,广州铁路(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文新表示,“火车票市场定价”最后还得经过国家批准。

“较早开放的广铁集团在融资方面走在前面。”瑞银执行董事、亚洲运输业行业研究主管卫强向本分析,铁道部目前2.6万亿元的债务,面临较大的融资压力,而广铁集团开始走合资的道路,也开始了类似BOT的发展模式尝试。他认为这种模式,将有效吸纳社会资本,同时快速有效吸纳铁路建设资金。

“虽然广铁集团市场化试点,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但是依旧和其他地方铁路局并无太大区别。”李坤认为,广铁集团没有自主定价权,价格浮动只是刺激市场,不允许随便涨价。

上述地方铁路基层管理人士表示,地方铁路局基层人员欢迎市场化改革。绿皮车、货运长期处于低价运输状态,此番改革之后或迎来涨价,这有利于改善铁路局基层员工的收入状况。

“最重要的是安全

铁道部改革牵动各方利益过激或将危及铁路安

。”上述管理人士表示,此番改革必然引发较大波澜,改革期的安全至关重要。而基层人员也期望通过改革,完善铁路安全管理模式,告别应付上级检查和考核式的粗放式的管理方式,形成新的与绩效挂钩的系统的安全管理模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