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湖南大米镉超标拖累鱼米之乡政府归因化肥遭

2018-07-31 10:58:06

湖南大米镉超标拖累鱼米之乡 政府归因化肥遭质疑

鱼米之乡遭遇有色污染:湖南整顿大米产业

攸县方面表示,今年的夏粮收购,政府方面要在源头上进行把关,以村为单位,将每个区域的稻谷进行送检,哪个地方如果超标就肯定不能进入口粮市场

实拍农田边的酒埠江沟渠

今年3月,《南方》一则有关湖南大米镉超标的报道让外界知道了“镉大米”的存在。

依据中国卫生部的相关规定,大米中镉含量不能超过0.2毫克/千克。但是根据广东省质监局在5月21日、与5月23日公布的两批次共计151次的名单中,上榜大米的镉含量普遍达到0..5毫克/千克,其中最高更是达到1.12毫克/千克的比例。

镉大米会对人体带来怎样的危害?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何计国介绍说,镉超标可能会对人体肾脏造成损伤,影响人对钙的重吸收,最后导致骨骼缺钙。

在广东省质监局公布的两批镉超标名单中,湖南成为此次镉大米事件“重灾区”,株洲、衡阳、郴州、益阳、常德等多个地区的大米企业均被检测出大米镉超标,尤其以株洲下属的攸县地区为甚。

2000年攸县便被评为湖南省五个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试点县之一,水稻作为攸县最主要的粮食作物,对当地的农业经济贡献巨大。

而与此同时,攸县地下矿产资源十分富集,已探明的煤、铁、锰、钨、铀、铜、金、石膏、大理石等有色金属、矿藏资源高达20余种,其中以煤、铁矿石、玄武岩、花岗岩、石灰石居多,煤炭储量在3亿吨以上,位列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大县之一。

攸县样本虽是湖南产业结构的一个微小缩影,但却极具代表性。当鱼米之乡遭遇有色金属之乡,答案会是什么?

镉污染三种可疑来源

许多农业专家认为,目前当务之急是需要马上确认各地镉污染的主要原因,因为只有知悉确切源头,才能有效切断污染物进入食物链的路径。

但湖南镉大米的污染源究竟是什么?湖南官方至今没有任何确切的结果。对此,外界专家和媒体早已众说纷纭,目前基本可以将其总结为:江河灌溉污染、化肥污染及通过大气沉降导致土壤污染这三种类型。

湖南省环保厅的一位官员在私下向本报表示,媒体做的几种分析还是比较靠谱的,但从官方的角度来讲确定这个污染源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手上目前还没有任何官方已经确定了的答案。

攸县县委宣传部提供给的一份通稿中显示:历年来,我县环境空气质量满足GB《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级标准限值要求,水质常规监测断面的水质质量满足GB《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Ⅲ类标准限值要求。

如今攸县官方更倾向于将镉大米的祸首确认为化肥。有官员表示,农民种田时所施的氮肥、磷肥、甲肥等化肥中含一定的镉,若是长年不间断地给农田施加大量的上述化肥,将对稻谷的镉含量增加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一些专家认为,当地政府将镉大米归因于化肥有失偏颇,甚至有避重就轻之嫌。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化肥是可以带进一定量的镉,但它是一个很小的污染源,在澳大利亚等外海地区也用类似化肥进行种植,但是并没有出现镉含量超标的现象。“我认为灌溉水和大气沉降是最主要的因素,和这两个相比化肥的污染贡献就很小了。”

中国磷肥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修学峰表示,中国磷肥镉含量低于多数国家,中国主要磷肥镉含量是0.7~4.0mg/kg,美国是6~33mg/kg。欧盟成员国中,芬兰对肥料镉含量控制最严,其制定的指标也达到≤21.5mg/kg.

在攸县乡间的走访中,发现当地的许多农民都将怀疑的目光指向水源灌溉。在广东省质监局公布的上榜名单中,攸县当地的涉事大米企业主要集中在大同桥镇、皇图岭镇、以及岭镇等片区,根据攸县当地地图的位置显示,这些乡镇由南到北成线状排列。

大同桥镇的一家水稻农户告诉,当地每家每户浇灌农田的水都是从酒埠江过来的,酒埠江河道通过散布在田间的沟渠引流到农耕区域。“那个水太脏,我们自己是不喝的,只用来浇地,我们饮用水是挖井的。”

酒埠江的水和镉元素超标是否有潜在的联系?这一猜测已经成为了当地的一个谜团。

据攸县国土局官介绍,酒埠江水库,位于酒埠江镇东南部,为国家级大型水库,库区面积为610平方公里,已列为株洲市的第二大水源地。水库周边皆山青树绿,无矿产、冶金企业。库水水质清澈,已成为当地一个旅游风景区。

但是当地民间却流传着另一个版本:即酒埠江的上游地区充斥着铁矿、煤矿等矿产企业,主要集中在攸县的兰村和栾山地区,由于众多排污大户的开矿企业处于酒埠江上游,因此很难保证水源的干净。

酒埠江灌溉管理局的一位人士也向证实,岭镇、皇图岭镇、大同桥镇都属于酒埠江的灌溉范围,而兰村和栾山则位于水库上游,它们的水会汇入流到水库这边来。

就此采访攸县当地环保部门未遂。

当地宣传部相关人士告诉,在获悉当地大米镉超标后,攸县县委书记胡湘之、县长龚红果专门召集当地监管部门听取汇报,副县长罗曼旋主持食安办、经信局、工商局、质监局、农业局、粮食局、环保局等部门召开紧急会议商量方案对策。

目前,攸县当地政府不仅对广东省质监局曝光的企业要求停产整顿,也对攸县剩余的米厂企业均进行样品检测,查实详情,以确保不让污染的大米再次流入流通市场。

治理湘江流域

攸县官方在针对第一批被广东质监局通报的3家当地企业时做出的回应称,涉事企业周围10公里内都没有重金属企业。

尽管攸县官方表示涉事米厂周边并无重金属企业,但攸县当地农业界的一位人士认为,仅根据米厂周边10公里没有污染源,就排除污染的存在,这并不严谨。比如大板米厂的稻谷收购范围就远不止10公里,而是从周边乡镇大量收购,像周边的银坑乡、凉江乡等,就有正在生产的铁矿等工矿企业。

根据《2012年攸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攸县去年GDP为252亿元,其中农业总产值仅29.09亿元,同比增长仅2.9%,而攸县实现全部工业增加值128

湖南大米镉超标拖累鱼米之乡政府归因化肥遭

.8亿元,同比增长16.2%,去年该县248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产值共计323.6亿元,增长21%。

在这其中攸县原煤开采量高达645万吨,增长15.7%,跻身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大县之一。

攸县当地的一些官员私下对表示:“那些矿产企业都关乎经济指标,都是当地GDP的重要来源,所以牵涉的问题很复杂,都是高层要再三权衡、仔细考量的事。”

相关资料显示,由于攸县重金属生产企业众多,规模普遍偏小,污染相对较重,而其主要水源酒埠江最终都汇入湘江,因此已被列为湘江流域重金属污染治理的重点地区。在湖南提出治理湘江的大趋势下,2012年,攸县政府提出污染综合整治方案,明确下达“到2015年全县重金属排放量在2010年基础上削减20%”的工作目标,并投入2000万元资金,关闭24家污染严重的重金属企业。

不过当地官员担忧说,治理意味着巨大预算投入,但目前,地方财政每年处于赤字状态。查询当地财政状况获悉,去年攸县实现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22.22亿元,增长20.1%,而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支出29.55亿元,增长21%,赤字近7.33亿元。

攸县样本虽小,但却是湖南产业结构的一个巨大缩影。此番入围的株洲、衡阳等城市皆为湖南著名的有色金属之乡。株洲为全国闻名的重工业城市,不但是“中国电力机车之都”,而且是亚洲最大的有色金属冶炼基地,由此带来的一个后果是环境特别是重金属污染。株洲多年前便提出重金属污染治理一揽子措施,但落实效果却一般,一个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很难对一些大型国企“开刀”。

而聚集了湖南60%人口的湘江流域,贡献了湖南70%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也承载了60%以上的污染。其中,以重金属污染为甚。

在湘江污染治理问题上,湖南省前任省委书记周强曾表示, 湘江存在比较严重的污染问题,这是不容回避的。“我们叫做壮士断腕,背水一战。”

一个可以量化的成绩是:从2008年到2012年大力开展整治湘江行动以来,整治了湘江沿江的264家污染企业,在洞庭湖关闭了沿湖236家造纸厂中的234家。

“湘江有很差的时候,但是这两年中国环境公报对湘江水质的描述是良好。”湖南省环保厅的一位官员认为,虽然尚未达到治污目标,但湖南对湘江治理的成效有目共睹。

整顿大米产业

根据攸县政府的统计数字,2012年攸县全年水稻种植总面积99.5万亩,总产稻谷45.28万吨,而其他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只有4.5万亩,总产量仅2.6万吨,不论是种植面积还是产能,均不足水稻的5%。

当地的农业结构主要依附于水稻经济,但目前当地的37家大米生产加工企业中,35家处于停工状态,仅一家正常开工,还有一家处于半停工状态。

“这样下去我肯定是破产了,我厂里的固定资产投了400多万,还有四五百万的流动资金都是民间借的外债,现在政府让我停产整顿,我手上没有流动资金,债主们到处找我逼债。”面对本报,大同桥大板米厂刘湘骥焦急地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攸县大同桥大板米厂正是被广东省质监部门最早点名的3家湖南大米企业之一。广东方面通报称,大同桥镇大板米厂生产的2批“高安大米”被检测出镉含量超标。

攸县官方给出的资料显示,大同桥镇大板米业成立于2007年8月份,年生产量为2500吨,原材料稻谷主要是从攸县大同桥镇、上云桥镇各农户家中收购,主要销往广州市和攸县本县。

刘湘骥说,目前广东那边七八个经销商总共扣了他将近15吨的大米,有200多万的货款收不回来。

如今着急的不仅仅只是米厂的老板们,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当地农民已经在为一个月后的夏粮收购开始担忧。“出了这事,今年夏粮收不收现在还不知道,去年收购价是每百斤120多元,今年还不知道价格会有什么影响。”攸县当地一户农民说。

对此,攸县食安办副主任彭滢向表示,由于情况特殊,今年的夏粮收购,政府方面要在源头上进行把关,届时会以村为单位,将每个区域的稻谷都要进行送检,哪个地方如果超标就肯定不能进入口粮市场。

“不达标的大米会用于工业用途,在收购价格方面,目前检测结果还没下来,因此无法预测到时的情况,但我相信政府方面应该会有所考虑。”彭滢说。

(:DF07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